挺犀利

紫仓鼠评论闺蜜的战争2012-12-18 11:24:56

也许是因为,人和人都是有差异的个体,反正我个人秉承的原则是“我的秘密都有人知道,但没有人知道我所有的秘密。”也就是说,我吐槽的事,一定是找事件圈子之外的人。我习惯在每个圈子保留一个闺蜜,这样当一个圈子发生了什么,就可以向另外的圈子吐槽,而听者因为事件的主人公与她无关,也就没有了向别人传递的欲望,即便向别人传达,也会用A君B君代替,对事件的主人公也基本无害。

所以书中的很多情节,倒很像我们小学的时候玩的那些是非八卦。不是说情节幼稚,而是我周围的人真的不是非很多年。

由于我在一个圈子里的闺蜜基本就一位,所以我和闺蜜相处的方式是一对一的,比起朋友更像情侣。不过,当一个圈子之内的闺蜜人数大于等于三人时,几个人之间的拉扯纠结便不请自来,大学的女生宿舍同理。其实人和人之间或明或暗的攀比是无法避免的。人和人之间要找一种平衡,如果只是一味A好而B差,他们是走不到一起的;一个人自己也需要找一种平衡,一个人不可能什么都特别好,也不可能什么都不行。而这种平衡,除了来自自身,更来自他人的影响。

这本书描写心理真的无比犀利,我就随意摘录几段,还有很多精彩片段。

“中国男人对识大体的女人总是敬而远之,仿佛害怕了自己的劣根性,就像他们往往讨厌聪明的女人。”还真是如此,男人都喜欢萌妹子,喜欢小白,喜欢眨巴一双无辜大眼的纯良小妞,至于她们内心本质是否纯良,男人是不顾的,只要她们在他面前是那样即可,说白了还是能显出自己的高大伟岸,显出自己的英明睿智,同时那样的女人也好控制。有点思想的大女孩会被他们当成哥们,却不敢娶来当老婆。

“找那些平素与自己来往甚鲜的,假装成‘姐妹’,又是很累的事,因为一个人是无法轻易走进另一个人的生活的,必须经历时间的考验。”看到这里,我想起一个姐们一天带了另两个女孩,我就听着她们三个聊,一个关于体重的话题聊了好几分钟,她们每个都在强调自己肯定比另两个胖,登时觉得这三个女人是有多么无趣,谁胖谁瘦不是一眼就能瞧出来么,居然还聊了这么半天。后来想想,也许大抵是因为她们的关系平平(或者某一个人跟另两个关系平平),除了自损体重太重,也没什么更有深度的别的可聊了。

“很多女人在吵架的时候会歇斯底里摔东西,然后大吼‘这日子不要过了’,但她们心里清楚,日子还得往下过。真正不想过日子的女人,都会选择沉默,伺机而动,一举推翻现状,搞得像真实版的暴力革命。”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自杀或疯狂杀人看起来都毫无先兆。

“牵手、拥抱到接吻必须‘一步到位’,但上床则是另一回事的道理。”在西方人眼中,性和不和谐与性格和不和谐是同样重要的婚姻考量标准,所以他们就像考察对方人品性格一样,婚前要考察个清楚。但是对大多有处女情结的中国男人则非常不同。

“人与人之间必须要相互沟通,互相发泄,哪怕出些不太上档次的主意,帮些完全不必要的忙,那也是温暖的人情。”对于温暖的人情还真是如此,只要人与人之间留有一丝温暖,关系也就有希望。不过互相沟通、互相发泄都是建立在不会失语的基础上,也就是说要习惯了对方的说话、处事方式,甚至掌握对方的性情。

“女人是不是决定嫁一个男人,不是时间问题,而是一开始答应和你交往的时候,就已经决定了要不要嫁你,所以早问晚问都一样。”我的闺蜜,也是我的室友跟我说过类似的话,说你判断会不会喜欢一个人只要三秒钟。其实要我说,你知道自己是不是不会嫁给一个人,确实只需要三秒钟,如果有嫁的可能,可以继续交往;如果看人第一眼就觉得,我绝对不可能嫁给这种人,那还是趁早抽身吧。

“女人多少都有些‘美杜莎情结’,也就是‘头颅情结’,只要男人的头颅是她的,整个人也就归她所有。”好像还真是这样。那么男人又是什么“情结”呢?

女人之间那种互相瞧不起又有点互相依恋的心态,真的很让人欲罢不能。我一直以为人和人只要表面上不撕破脸,就可以弥补关系。殊不知就算撕破脸,也可以弥补关系,重要的是他们在不在彼此心里。